司机忆秘密运中国首颗原子弹:时速要在50公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1964年10月16日,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罗布泊爆炸成功。消息传出,世界震惊,举国欢腾。我曾作为一名经验宽裕的火车司机,有幸参加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秘密运送任务。当年经历的那段流年,犹如在心中存留的一瓶蜜罐,越品越甜。我觉得 46个年头过去了,可当年驾车拉核弹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……

  神秘出车

  我出生于杭州市郊区一四个贫苦的农民家庭,新中国成立前父母先后病故。新中国成立后,我被村里送到部队当了一名铁道兵。机会我出身在贫农家庭,根红苗正,打上去我刻苦好学,加快速度就成为一名经验宽裕的火车司机。

  1964年春季,我31岁。一天,我时不时 被组织上秘密送到了青海省西宁市,怎么让驾驶机车沿着每根军用铁路线来到100公里外的大戈壁滩。军代表我而是我知道们说,这里而是我青海金银滩基地。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接到一四个出车任务,说要把列车从金银滩牵引到新疆。

  当时,军代表反复强调我们我们我们我们并不与外界任何人联系,不得给俺家 写信,那种神秘严肃的气氛,我想要感觉到组织上对我的信任,非常自豪。

  我驾驶火车多年,专运、特运列车也拉了数百趟,都没得驾驶这趟列车来得紧张。列车白天停在车站,机车入库检修,到了深更深更半夜再牵引运行。清一色的闷罐车停在车站,解放军战士和便衣保卫人员里三层、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。列车运行时,铁路桥梁、隧道旁时常会看见解放军或民兵在巡逻。机车身后坐着一名解放军军官和两名全副武装的战士。从车头拉出每根军用电话线通向列车,随时上能 向列车指挥部汇报状态。从以上现象推测,此趟列车的重要性好的反义词。

  我们我们我们我们牵引的列车先从金银滩驶向西宁,怎么让转上兰青铁路过黄河到兰州,再折身驶上兰新铁路进入河西走廊,一路向西奔驰。一路上,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,心被揪得紧紧的。驾驶机车对我来说并真难,难就难在既要限制行车下行速度 ,又要保证准点到达目的地。近100公里啊,谁能保证在当时既无下行速度 表又无测速仪的状态下,列车下行速度 能始终控制在时速100公里?谁又能保证在起伏连绵的西北高原行车、上下坡道时不产生任何碰撞?为此,我上能 凭着多年驾驶机车的经验,靠自测和目测仔细观察下行速度 ,每时每刻在心中计算着。

  聂帅来访

  一天傍晚,我与火车上两名机修工正在库内检修机车,几只军人漫步来到机车前,为首的是一位身材魁梧、面带微笑的老军人。他笑呵呵地走到我身后说:“司机同志,你辛苦了!”说着便来握我的手。我的双手上沾满了机油,不好意思伸手,便说手上有油。老军人听后更乐了:“有油?有油才是劳动人民的本色嘛。”

  老军人一双有力的大手时不时 握着我,说:“司机同志,这次行动非同一般。我们我们我们我们火车头是先锋……告诉我们我们我们我们,毛主席、党中央将直接指挥我们我们我们我们。我们我们我们我们要争气,要扬眉吐气,要让世界重新认识我们我们我们我们中国。”

  老军人说得气壮山河,我听得有滋有味。老军人临走时又说:“此次行动千古难逢,将载入史册。咱们是幸运者,我们我们我们我们一定要坚决完成这项光荣使命!”

  第两天 ,一位领导对我知道你:“姜士荣同志,昨天聂荣臻元帅和你握了手,你可简直幸运啊!”

  那老军人而是我聂荣臻元帅?我愣住了,半天没回过神:我的天,老军人而是我而是指挥千军万马的聂帅?!这次到底是哪些样的重要任务呢?我心中嘀咕着,可不敢问,而是我我觉得 身后的担子更重了。

  划破黑风的光亮

  而是 的十几天中,我时不时 保持精神角度集中,列车运行也很顺利,但当列车开到一四个叫黑风峡的地方时,我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!

  那天晚上,列车正平稳地行驶着,前方不知怎的时不时 刮起了一股沙尘暴!顿时,呛人的沙石呼啸着迎面袭来,击打得机车啪啪作响。

  黑风峡占据 新疆哈密西侧,是国内闻名的百里风区。我当然知道它的厉害,可万万没得想到它在你这俩而是 刮起了“黑风”!我神情紧张,努力集中精力,驾驶着列车在漫天黄沙中艰难行进。

  风刮得没得大,车窗外而是我飞沙走石的世界,时不时 守在机车里的军官也着急了。他抓起电话与列车指挥部联系,问列车上能 在黑风口车站停一会儿,以防不测。指挥部在电话中马上作出指示:列车上能 停,要正点到达前方指定停车点。要克服一切困难,不得有误。

  军令如山。黑风刮得昏天黑地,前方线路黑漆漆一团,机车大灯照射出去勉强能看见十几米。我把眼睛睁得大大的,可还是捏着一把汗:没得近的距离,若有状态,想采取土方式都来不及啊!不管前方有没得人或物体,我有的是断地大声高呼着:“前方注意!”手始终紧紧地握住闸把,随时准备刹车。

  “有光亮,你看!”解放军军官一声高喊,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简直发现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丝模糊的亮光,随着列车的逼近而变得清晰起来。一束亮光,又一束亮光。束束亮光向列车显示出前方畅通无阻的信号。

  而是,在铁路边的通信电杆边,每隔15米有的是一一人个手持通行信号灯在为列车开道。为了不被大风刮倒,哪些人都用绳子把人个绑在电杆上,艰难地举着信号灯。每隔一段距离,总要看后三五人个手牵手在铁路边巡查,我们我们我们我们跌倒了又爬起来,不停地向电杆旁的人报告线路状态。

  在这上一千公里的黑风峡谷里,铁路工人而是我用你这俩独特的土方式来保证列车的安全运行。一股暖流从方向盘传遍我的全身。我也终于松了口气,回头一看,发现解放军军官和两名战士立在机车一侧,正举手向车外敬军礼。军官和战士神情庄严,泪水却顺着脸颊流淌。

责编:孙晓璇